蒲公英logo蒲公英论坛腾讯微博腾讯微博新浪微博新浪微博
蒲公英门户
制药技术的传播者 GMP理论的实践者
用户登陆立即注册
扫一扫,关注我们

每天会有新的资讯为你提供,随时随地,只要你轻轻一触,便能及时掌握新信息

蒲公英社区APP

扫描下载蒲公英社区手机APP,随时随地参与精彩讨论,解放键盘,支持语音输入

点一点,关注微博

屡遭环保点名的药企

2017-2-20 23:49 来自: 绿茶. 发布者: 绿茶.
                                  十年来屡遭环保点名的药企
    随着新环保法的实施,药企的环保压力越来越大,企业越来越重视环保,近期报道的非法排污十年的药企,说明制药企业的污染问题仍是老大难。下面公布的是蒲公英小编从网上搜到的10年如一污染环境的药企,触目惊心的污染问题只能说是整个行业现状的一个缩影。

1. 甘肃省老牌原料药生产企业的甘肃祁连山药业股份有限公司
    2016年12月8日,甘肃居民向中央第七环境保护督察组投诉称,祁药股份土霉素碱生产车间每天不定时排放恶臭气体,影响周边居民生活,该状况已持续10年。

2.福建某药业股份有限公司
    2016年报道称福建某药业股份有限公司于2003年初由福州市区迁厂到江阴工业集中区,投产以来没有采取环保措施,造成严重的空气污染和水质污染。检方和福清环保部门调查发现,该药厂的大气污染处理设施没有正常运行,集水池部分污水未经污水处理系统处理,渗漏至雨水沟直接外排,造成了大气污染和水污染。

3.延安制药股份有限公司
    2016年有报道,成立于1938年的原八路军制药厂,建国后恢复为延安制药厂,1998年改制为延安常泰药业有限责任公司,2016年6月6日,刚刚改名为“延安制药股份有限公司”。被曝将污水直接通过地下暗管排入河流和农田。站在庄稼地里,就能闻着脚下的阵阵恶臭。
    近20年来,延安制药公司没有建设污水处理厂,也没有把污水引到延安市污水处理厂,直接通过地下暗管排入河流和农田。 

4.南阳普康药业有限公司镇平分公司
    2015年报道,河南省镇平县城郊乡多个村庄的村民深受南阳普康药业有限公司镇平分公司排放的废水、废气的影响,白天黑夜都不敢开大门,不敢开窗户,因为空气“呛人”,怕被熏到。该药企通过隐蔽的暗管偷排污水,导致地下水污染,村民不再敢吃井水,而只用井水洗衣服、洗菜。
    从2007年开始,不断有报道,南阳普康药业公司镇平分公司自建厂以来,经常排放难闻的气体,“浓烟遮盖了蓝天,五颜六色的工业污水让赵河成了一条死河,空气中到处弥漫的刺鼻的怪味”。因超标排污,南阳普康药业有限公司镇平药厂还曾被诉上法庭。

5.河南新乡华星药厂
    2014年4月,河南省环境保护厅调查发现,因超标排污被数度要求停产整顿的国内青霉素产能“巨头”——河南新乡华星药厂旧病未愈,又添新疾,不仅排放污染物持续超标,而且未经审核或环评擅自启用生产锅炉。
  早在2004年-2012年,经河南省、新乡市环保部门多次监测,华星药厂外排废水化学耗氧量严重超标,为此,新乡县多次向药厂下达停产治理通知书。但是,华星药厂每次都是表面上答应停产治理,背地里照样生产,违法排污。

6.河北冀衡(集团)药业有限公司深州分公司
    2013年报道:河北冀衡(集团)药业有限公司深州分公司的门前的沟渠和河道里囤积着黑色的污水,散发着熏人的臭味,沟渠蜿蜒几千米,向西延伸到了西景萌村里,渠内黑水冒着气泡,散发着刺鼻的气味。污水环绕村庄多年。

7.石药集团中润制药内蒙古有限公司
    2013年报道:石药集团中润制药内蒙古有限公司主要生产阿莫西林和头孢两种药品,面对环保部门的管制,工厂采取了“躲猫猫式”的生产方式,管得严些就晚上开工,管得松了就白天开工。
    2005年、2006年、2009年至少三次,石药中润因非法排污被环保部门要求整改。最近一次则是2011年5月18日,石药中润因“擅自通过生活污水管线超标排放”,被内蒙古自治区环保厅罚款51.46万元。但每次停了又开,从没有真正停止过。

8.宁夏银川3家大型生物发酵类药企
    2013年报道,宁夏3家大型生物发酵类药企:宁夏泰瑞制药股份有限公司和宁夏启元药业、大地丰之源药业,其生产引发的污染对周边城市空气质量、农业生产造成严重影响,百姓向有关部门投诉的恶臭、水污染问题十年未得到解决。

9.哈尔滨医药集团公司制药总厂
    2011年报道:由哈尔滨医药集团公司制药总厂超标排放污水和废气,导致哈尔滨市哈西地区被一种怪味笼罩,“夏天不敢开窗,出门要戴口罩”成为当地夏日里的特殊现象。哈西地区怪味并不是最近一段时间才有,至少困扰当地居民有二三十年之久,夏天感觉尤其严重,遇到天气不好时,这股怪味可以飘散到市区内更远的地方。
    尽管环境保护法对违法排污的企业有相关的处罚规定,十几万元或几十万元的处罚与环保设施,企业得花上千万元比较,反差实在太大,交罚款比上设施要划算得多。环保部门象征性地处罚根本无法阻挡企业产能扩张带来的冲动。轻飘飘的处罚在某种意义上是鼓励和纵容。如果没有制度来大幅提升其违规成本,光说要守住环保红线,是徒劳和无力的。惩罚手段轻若飘絮,肆意排污的现象肯定遏止不住。没有强硬措施保障的红线便不是红线。也许有多个理由,为污染开脱,但以污染环境换来的暂时利润,我们付出的高额代价和教训难道还少吗?
蒲公英原创,转载请与作者联系。


98

支持
4

反对

刚表态过的朋友 (102 人)

QQ|手机版|蒲公英|ouryao|蒲公英 ( 京ICP备14042168号 京ICP证150354号 )

版权所有:蒲公英、北京子艺科技有限公司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编号:京ICP备14042168号

子艺科技志力医药行业发展

GMT+8, 2017-6-26 15:05

版权所有:蒲公英、北京子艺科技有限公司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编号:京ICP备14042168号

返回顶部
在线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