蒲公英门户
蒲公英门户
登录 / 注册

默沙东详解免疫肿瘤“金字塔”策略,K药筑底,ADC、单抗、细胞疗法多元化发展

2023-01-20 00:34 发布者:论坛蒲友 来源:E药经理人

企业繁荣之中孕育着自我毁灭的种子,你越是成功,对你垂涎三尺的人就越多。


当K药距离“全球药王”仅有一步之遥时,本该是默沙东最为辉煌的时刻,却也是他压力激增的时点。行业曾经见证过,这些百亿美元重磅炸弹失去光环时,对公司带来的巨大影响。


当立普妥告别辉煌时,辉瑞遭遇过品种“青黄不接”的困境;当下的修美乐正在经历这一过程,艾伯维从2015年来进行了约千亿美元的外部合作。尽管距离K药的专利到期还有整整5年,但默沙东早就开始为寻找下一个“药王”未雨绸缪了。


01 K药策略


每年参加JPM大会时,默沙东都要回答——在2028年失去超级重磅炸弹K药的专利保护后,后续接力者是谁——的问题。在担任首席执行官18个月后,对罗布•戴维斯(Rob Davis)来说,这个问题越来越容易回答了。


企业的价值创造必须要有一个可持续的引擎,默沙东显然意识到这一点。多年来,默沙东一直在构建自己肿瘤学的领导地位。一方面围绕着K药构建全面且广泛的“高城墙”,夯实肿瘤产品“金字塔”的底;另一方面发掘潜力药物,包括下一个超级重磅炸弹,形成多元化的“金字塔”的顶。


默沙东“捡起”K药的那一刻,超越O药成为BIC产品是它最直接的目标。于是从一开始,他就专注在拓展更多适应证上下功夫——通过自研快速占领单药适应症高地,通过广泛合作拓宽联用疗法。


众所周知,联用疗法已经成为PD-1未来拓展空间的主要阵地。而合作和并购是帮助其达成目标的重要手段。戴维斯说,“过去15个月取得的进展给予了我坐在这里(JPM)的信心”。他指出了默沙东最近的四项举措——13.5亿美元收购血液学专家Imago,与科伦博泰合作开发SKB264 (TROP-2 ADC)和最近的七项ADC肿瘤资产,2.9亿美元收购Orion开发的前列腺癌治疗方法,以及与Moderna合作开发个性化癌症疫苗。“这四项交易带来的资产,都将在2023年开始第三阶段研究,所有的项目都是我们六、九个月前没有的。”默沙东一方面是寻找潜在重磅炸弹,另一方面又可以和K药开展联用疗法。


至今,K药无论是单药治疗还是联合疗法,还是辅助治疗,都已经到了PD-(L)1靶点药物中天花板的级别。根据默沙东最新的年报,K药在FDA获批的适应证已经超过30项,仅2021年K药在FDA获批的适应证就达到了10项,其中还包括晚期肾细胞癌、HER2阳性胃癌或GEJ腺癌患者等适应证的一线疗法。


在JPM上,默沙东表示,K药在下一站在于向早期肿瘤治疗进发。在2022年ASCO年会上,默沙东全球肿瘤学总裁Jannie Oosthuizen就曾提到转入早期癌症治疗是K药未来发展的关键途径。根据财报披露,默沙东表示将于2022-2025年间在早期疾病领域进行14项K药的 III期临床试验。同时Jannie Oosthuizen预计,到2025年,K药的总营收或将有25%来自于早期疾病。


02 本土Biotech与MNC更紧密


值得关注的是,本土Biotech科伦博泰已经成为了默沙东最重要的合作伙伴之一。在过去的一年,默沙东与科伦博泰合作了三次,总金额约为118亿美元。而据外媒报道,默沙东过去五年中,在BD合作合同金额为365亿美元。不管是从合作频次还是金额上,都能证明这一点。



尤其是最近一次的交易令行业深刻,默沙东与科伦博泰宣布合作开发7款临床前ADC肿瘤资产,总金额最高可达93亿美元。


分拆默沙东外部战略中的成分,ADC绝对是默沙东巩固和扩大其肿瘤学领域领导地位的重要抓手。过去几年,默沙东通过与第一三共、Seagen、吉利德在ADC上的持续合作,持续加固其PD-1(Keytruda)的市场霸主地位。默沙东的高管也在JPM上表示,“当我们回顾过去几年所做的事情时,我们看到公司的ADCs和小分子们有超过100亿美元的收入潜力。”


默沙东过往的这些ADC合作中,与科伦博泰的合作不管是范围还是深度都更进了一步。资深行业人士认为,这几笔合作,是跨国药企对国内创新药企(科伦博泰)研发创新能力的一次客观反馈,是传统药企创新转型的一次里程碑事件。戴维斯也间接表示过认可,当一些人在等待默沙东执行一项大规模收购时,他认为推动其业务发展战略的是“科学”。


实际上,科伦博泰的交易为国内的新药研发打开了新局面,让大家看到了另一种可能性。过去一年,在“多、快、乱”的新药研发中,同质化竞争仍然严重,市场对医药行业产生了严重恐慌情绪。而科伦药业却走出了独立的发展方向——将科伦博泰打造成ADC的领头羊。从投资的角度来看,科伦药业成为了为数不多“逆周期增长”的上市公司。根据同花顺数据,从2022年4月底至今,科伦药业的股价上涨幅度超过了75%。


这是市场对“科伦模式”的认可。实际上,有越来越多的传统药企子公司正在靠拢这一模式,从临床需求出发,精心深耘自身管线布局,不断放大“造血”能力,推出具有差异化及竞争力的产品或者技术平台,以质取胜,做精做专。同时,对合作、对资本秉承更开放的态度。过去一年,包括恒瑞医药子公司瑞石生物、四环生物子公司轩竹生物等传统药企的子公司都进行了公开市场的融资。


秉承更开放态度的共识下,科伦博泰走在了前面。1月13日,科伦药业公告称,拟将控股子公司科伦博泰分拆至香港联交所上市。分拆完成后,科伦药业股权结构不会发生变化,且仍将保持对科伦博泰的控制权。通过本次分拆,科伦博泰作为公司下属生物创新药研发、生产、上市及国际合作业务的主要平台将实现独立上市。


“分拆上市是传统药企子公司最好的选择,他们天然有Pharma+Biotech的合作属性。一方面仍可依托Pharma母公司多年沉淀的底蕴,另一方面能够摆脱庞大体系导致的行政不灵活,大大提高其运营效率。”一位资深资本市场人士表示。



*声明:本文内容转载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目的在于传递信息,并不代表本平台观点。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与本网站留言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


(https://xueqiu.com/3483303916/240377614)

 赞(0)

QQ|手机版|蒲公英|ouryao|蒲公英 ( (京)-非经营性-2014-0058 京ICP备14042168号 京ICP证150354号 )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编号:京ICP备14042168号

GMT+8, 2023-2-6 13:54

声明:蒲公英网站所涉及的原创文章、文字内容、视频图片及首发资料,版权归作者及蒲公英网站所有,转载要在显著位置标明来源“蒲公英”;禁止任何形式的商业用途。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站及作者将追究法律责任。